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陕西新闻网 > 体育运动 > > 正文

观风云变幻 助减灾防灾——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气动力和数值预报专家李泽椿

2019年10月09日 15:28 来源:未知 手机版

中国稳网,mamahome,满天的雨水都是我的泪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1952年的一个冬日,天气格外寒冷。陕西秦岭大巴山深处的略阳县迎来3位“全副武装”的年轻军人,他们背着沉重的行李、设备和枪支,从汉中走了4天的山路才到达略阳。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在略阳建设一个气象站,支援西藏的航空气象保障。

带队的年轻人就是李泽椿,那一年,他刚刚17岁。当时的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此后的人生将与祖国的气象事业牢牢地绑在一起。

60多年来,李泽椿参与、主持了我国最早的天气预报和数值天气预报业务及其系统工程建设和科研技术开发工作,先后建成我国第一个自动化业务(2天)短期天气、第一个中期(10天)以及局地范围的中尺度数值预报业务系统,为国家安全减灾防灾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

如今,李老虽已84岁高龄,但仍然闲不住,他时常来到单位,做一些行业咨询工作,和青年人聊聊天,交流最新的行业动态。只有这样,他心里才觉得踏实。

用数值说话

农业,自古就有“靠天吃饭”的特点,这个“天”就是天气。辛苦劳作的农民,如果赶上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很可能颗粒无收。

应对突发自然灾害,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生态环境、国家粮食安全,以及经济建设中各行业的正常运行,都少不了对天气气候变化规律的掌握,大气科学本质上是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应用科学。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气象事业几乎是从零起步,没有任何基础可言。1951年,年仅16岁的李泽椿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在成都西南军区空军气象训练班学习气象观测。毕业后,他先后在西北军区司令部军训队任教员及在陕西军区、宝鸡军分区气象站任观测员。

“当时,全国的气象站也仅有60多个。”李泽椿说,气象科学很特殊,必须在实地进行监测、预报实践中检验规律的正确性。要在大自然中获取正确的资料信息,才能进一步深入研究,它是一门与现代各种科学与技术相融合的学科。

李泽椿是幸运的,因为他所投身的气象事业赶上了我国科技高速发展的时期。1971年,李泽椿主持和参与了将气象卫星云图进行台风定位引入中央气象台业务的应用。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后,中国气象局建立了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以改变传统的天气预报方式,满足社会对气象预报的需要。

上世纪80年代,李泽椿参加和技术领导短期(1至3天)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建设。他带领北大、大气所、上海市气象局和国家气象中心等10人,前往日本气象厅研修和试验我国自己构造的北半球及区域数值天气预报业务方案。回国后,他带领团队搭建了我国第一个自动化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该成果获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打破技术封锁

“气象工作是小行业大覆盖”,原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院士曾对气象事业给予高度评价。

追求科学的道路是无止境的。短期天气预报取得积极进展的同时,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老百姓、政府、建设部门需要预报时间更长的天气情况。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国开始了中期(3至10天)天气预报研究和国家气象中心中期预报系统建设,包括科学方案制定、通信系统、计算机系统、服务系统等。

“别看只是延长了几天预报时效,但需要解决的问题却非常之多。”李泽椿告诉记者,首先对大气运动规律的认识要更深入。其次,计算方法要改进,计算能力需要几何式成倍增加。资料处理方式与装备也必须改善,同时通信系统要相应跟进。因此,需要足够先进的计算机才能把业务方案中复杂的物理过程计算好。

李泽椿迎难而上,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立足国内自主研发,与国防科大的银河II型计算机合作,开发我国中期业务数值天气预报系统;另一方面,他提出购买国外先进的大型计算机。

好事多磨,从西方国家购买的计算机并没有马上到位。对此,李泽椿提出“小马拉大车”的方案——将国家气象中心现有的计算机尽可能扩体升级作为试验机,把预报业务方案分割成几部分,在现有条件下开展科研试验。“这样做既提前锻炼了队伍,又可试验业务方案的可用性。”李泽椿说。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sx-expo.com/tiyuyundong/62991.html

本文标签:气象 数值 预报 天气预报 业务 中国稳网 mamahome 满天的雨水都是我的泪

下一篇:汉中城固机场二期扩建取得新进展

上一篇:神木女孩遇害案背后:少年疑犯们可怕的朋友圈

热门排行